蘑菇视频下载安装app

“就目前而言这里可以算做瓦希德的老巢了,正因如此咱们才应该更加慎重,常言道人总要给自己留条后路,鸡蛋也总不能全放一个篮子,万一出了意外咱们三个谁都跑不了,我认为你暂时先留在楼下充当预备队,负责堵截,假如瓦希德从上方逃下那么你就是抓住对方的最后希望。”

暂且不说情绪方面,关于第二点,严格来讲就算陈逍遥不提醒何飞原计划就是在袭击瓦希德时三人尽可能散开,不待一起,令对方无法得知己方具体人数从而便于偷袭,只不过陈逍遥却是将何飞原计划稍作改动而已,更改为陈刘二人上楼,大学生则滞留下层负责堵截。

最终,何飞接受了陈逍遥建议,但却在陈刘二人即将上楼时心念电转提了个怪异要求,那就是……

上楼寻找瓦希德期间二人所带通讯器必须时刻保持信号扩音状态,唯独留在楼下的自己则不开启扩音,反倒将一枚类似蓝牙耳机的小型耳麦戴于耳旁。

说至此处可能会有人略感理解,实则解释起来全然不存复杂,说白了就是隐藏!

对,隐藏,三人里必须隐藏一个,一旦遵守要求如实照做,那么陈逍遥和刘健两人在楼上所说连同所听每一句话皆会被置身下层的何飞透过耳麦接收听到,从而在隐藏的同时进一步做到监听掌控,尽最大可能搜集信息查找线索。

不错,这便是何飞,一名历经无数次险死还生者,一名纵使情绪愤怒可仍然具备过人智慧的资深执行者。

………

通过器材监听,早先陈逍遥在5楼同瓦希德所谈对话一股脑传入何飞耳中。

果然,得知瓦希德就在5楼这一准确信息,何飞意识到机会来了,于是开始悄无声息展开行动,开始赶往楼上去,不过,当他刚刚抵达4楼时却无意中看到一幕就连他一时都理解不了的场景,那便是……

借助拐角阴影掩护,他看到一只通体赤红的无皮怪猫置身对面,悄无声息躲藏着,藏在楼梯上方正偷偷窥视着下方刘健。

是的,那时的刘建正蹲于对面楼梯口,而怪猫则也一动不动躲在恰克男所看不到的视野死角,刘健似乎也并未曾察觉到其附近会存在一个偷窥者,场景既骇然又诡异,见此一幕,何飞本想拿出手枪击杀怪猫,然,就在他刚刚掏出蟒蛇转轮的那一刻,耳麦忽然传来笑声,传来一阵瓦希德自信满满的狂笑,接着称自己有预知未来能力,面对如此言论,何飞自然同置身5楼的陈逍遥一样全然不信,开什么玩笑,还预知未来能力,莫非那瓦希德都市异能看多了?

美妙的私房小妹休闲时光

何飞暗自嘲讽着,不料事态发展却往往超出预计,依旧不等他击杀怪猫,下一刻,异变突发,对面楼梯跑来两名剥皮人,刘健就这样在全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好在对方手里有枪,一番追逃下竟利用计谋成功击杀了剥皮人,然击杀归击杀,刘健则也同样付出一条手臂为代价,最后,当受伤的刘健强忍伤势继续移动时,何飞注意到那藏身楼梯的怪猫竟又一次悄无声息尾随其后!

种种画面诡异莫名,种种所见古怪至极,印象中,似乎刘健遇袭前瓦希德曾说过一句话,对陈逍遥说你和你的同伙今晚统统会死。

在联想到瓦希德早前那番话,思考片刻,何飞脑海里产生一丝明悟!

怀揣着那股若有所悟,大学生临时改变主意,不单将掏出的转轮手枪重新收回,就连最初赶往5楼的打算都暂时放弃,其后便借助耳麦继续监听。

接下来事态发展愈发严重,楼上谈判破裂,陈逍遥和瓦希德开始动手,听到打斗响动,置身4楼的何飞有所动作,但却并非如预想中那样赶往5楼给予帮忙,反而果断后退,竟从4楼退至3楼,就这样躲在3楼通往4楼的楼道中悄无声息。

何飞选择了隐藏,继续隐藏,一边隐藏一边等待。

5分钟后,4楼,某间教室走出两名剥皮人,双双持斧赶往5楼。

6分钟种后,伴随着一番响动,瓦希德如一枚皮球般沿楼梯滚至4楼。

7分钟后,消瘦男被陈逍遥一拳放倒,男人刚一倒地,陈道士亦在尾随下楼的数名剥皮人追赶下仓惶逃窜。

8分钟后,刘健抵达4楼并发现了靠坐地面貌似昏迷的瓦希德。

结果,刘健被骗,被瓦希德偷袭夺枪打成重伤。

再然后……

形式逆转!

何飞发动突袭,从藏身已久的楼道中悄然现身,打了瓦希德一个猝不及防。

是的,就在瓦希德利用演技欺骗刘健夺下手枪的那一刻,就在其自认为自己赢定的那一刻,同时也就在这名巫蛊师防备最为松懈的那一刻突然现身突然掏枪,优先击杀怪猫,旋即闪电般将冰冷枪口抵住乐瓦希德脑袋!

以上便是何飞未露面前所经一切,或者说他早前所做一切统统都是为这一刻所准备,毋庸置疑,当初何飞之所以不立刻露面去堵截瓦希德反而选择继续隐藏,其原因亦恰恰来自于那只无皮怪猫,他在躲避,躲那只猫,他不想让怪猫发现自己,至于为何不找机会干掉怪猫?原因同样简单,那就是担心,担心一旦过早击杀怪猫会带来不利影响。

不错,通过耳麦监听,何飞早已得知瓦希德和怪猫之间存有视觉共享,怪猫所见一切皆统统会传递至瓦希德视野,而这也恰恰是瓦希德能发现刘健其后操控剥皮人攻击对方的原因所在,一旦自己提前干掉了怪猫,那么瓦希德必然会察觉,从而导致何飞的隐藏瞬间暴露,为了不打草惊蛇,思前想后,大学生选择放弃,暂时放弃现身从而等待最佳时机,说是如此,实际同样如此,随后时间里何飞便一直隐藏于下方楼梯,直到……

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最终来临,何飞亦闪电紧抓机会就此现身,

………

4楼。

走廊压抑沉闷,猫尸摆在眼前。

刘健被惊呆了。

他虽知道何飞一直在隐藏,可还是没有料到对方会如此之快抵达4楼,当亲眼目睹到本应该置身1楼的何飞莫名出现4楼且还用枪抵着瓦希德脑袋后,一时间,刘健忘记了伤势,忽略了疼痛,被眼前一幕给惊呆,瞠目结舌看着对方,看得有些出神,直至数秒过去男人才堪堪回神,继而用惊愕口吻张口说道:“啊,你,你怎么……”

恰克男貌似有话要说,不料话未说完就被何飞一个手势打断,同时微微摇头示意其不要说话,见状,虽一时不解其意,但刘健毕竟不是蠢人,加之己方现已占据上风,就算不明白可他还是按照青年要求不再多言,就此保持沉默。

暂且不谈刘健如何,视野转移,转移至走廊对面。

“不要乱动,否则下一秒你的脑袋就会爆成一滩烂西瓜,还有,把你手里的枪丢掉!”

疑惑,不甘,愤怒种种复杂情绪在这一刻席卷脑海,笼罩着瓦希德思绪。

然遗憾的是……

啪嗒。

任凭他如何不甘如何愤怒,现实中,在青年威胁下,伴随着一声轻响,瓦希德还是第一时间将手枪丢至地面。

聆听着冰冷话语,感受着金属枪口,瓦希德先是老实丢枪,其后便如一根电线杆那样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是的,正如早前所提及的那样,消瘦男虽不在意旁人性命但却无比在乎自身小命,毕竟唯有命在他才能拥有想要一切,继续为非作歹,可,一旦死了,那么一切都完了,虽说他确实是名厉害巫蛊师,但那又怎么样?巫蛊师也是人,巫蛊师脑袋挨了子弹一样会死,所以很自然的,脑筋运转间,在确认自己现已全然无机可趁乃至彻底被对方用枪控制后,这一刻,瓦希德害怕了,在死亡威胁下首次露出恐惧表情,大量冷汗亦不由自主浮现额头。

除恐惧外,连同一起的还有不解,疑惑。

(第三人?教学楼竟还存在着第三名同伙?这人是从哪冒出来的?不是只有两人吗?之前我明明凭借蛊猫视野搜索过教学楼啊,可是……为什么?这家伙又是如何躲过蛊猫搜索的?另外,对方为何不开枪?不立即开枪干掉自己?)

凭借由来已久的狡猾,想着想着,瓦希德有所发现,发现了某一细节,那就是……

对方虽拿枪指着自己,但并未立即开枪击毙自己,既然没有立即开枪,则无疑代表对方十有八九还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

想到这里,心中稍定,瓦希德努力压下杂乱思绪,然后尽可能用平静语气发声询问:

“你想怎么样?”

回答他的是沉默,是脚步走动声。

青年走至瓦希德面前。

这一刻,双方四目相对,瓦希德首次看到何飞,何飞亦首次看到瓦希德。

正是此人,正是这个印尼人渣,是此人近期祸害了自己家乡,祸害了数千名师生,杀了几十名无辜者,甚至连幼小孩童都拿来当实验品,且更为可恶的是……

同样是此人把自己妹妹害成这样!

要不是自己机缘巧合回返现实世界,那么,自己会失去何萌,这辈子都别想在看到妹妹了!

王八蛋!!!

对视间,瓦希德突然察觉到青年表情开始转变,由早先冷漠快速转化为愤怒,盯着自己的双眼更是顷刻间遍布血丝。

然后……

何飞猛然抬起左手,旋即如一头愤怒野兽般将拳头狠狠打在瓦希德右脸之上!

碰咚!

“啊!”

由于太过始料未及,突遭重击,瓦希德当场惨叫一声整个人被打翻在地。

“起来。”

凝视着手枪威胁,饶是右脸剧痛,消瘦男还是强忍痛感离地起身。

然后……

碰咚!

又是一拳。

惨叫中,瓦希德再次跌倒,连同一起的,还有一颗漫天飞舞的白色牙齿。

继被陈逍遥打落两枚牙齿后,何飞再次通过外力帮瓦希德拔了第三颗牙。

但,事情并未结束,远远没有结束。

“去你吗的!”

碰咚,碰咚,碰咚!

何飞开始怒骂,开始殴打,如一头愤怒狮子般一边持枪威胁一边痛殴瓦西德,抬起右脚对起身不及的瓦西德狠厉猛踹,足足踹了十几脚,直到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怒意稍减的他才极不情愿暂时罢手,继而紧握手枪再次呵斥道:

“起来,你他吗给我起来!”

瓦希德爬了起来,再看此人,会发现此时此刻消瘦男除嘴角流血外,看向何飞的目光亦尽数被愤怒与恶毒充斥!!!

通过表情可以看出瓦希德目前既疼痛又愤怒,同时更进一步证明刚刚何飞那番殴打可谓是铆足了力气,是的,如果说目前何飞最恨的人是谁?那么毫无疑问便是眼前这名隶属于第八执行团队的执行者,就是这混蛋把妹妹害成那样,如果有可能他真恨不得立刻开枪打爆此人脑袋,然而……

他却不能这么做,至少暂时不能,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他还需从对方那得到一件重要物品。

“呼!”

想到此处,大学生深呼一口气,平复了下情绪,最后朝瓦希德逼迫询问道:“看你目前这个样子,貌似你自己也中了白虎蛊吧?说!”

由于刚刚曾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打,诚然愤怒至极,但在对方那冰冷枪口威胁下,瓦希德还是强忍怒意,然后硬着头皮老实回答道:“是的,我个人确实中了蛊毒,有此结果全拜于你那道士同伙所赐。”

其实何飞刚刚所提问题完全属于明知故问,通过耳麦监听,他早已知晓陈逍遥曾拖着瓦希德一起中毒,之所以明知故问,实则是为了接下来所谈话题加以铺垫。

“那么,你身上有没有消除白虎蛊的解药呢?”

嗯?

思绪骤然凝结,念头瞬间凸显,此言一出,瓦希德虽大体上表情无甚变化,可他那双阴毒眼珠却已在不经意间快速伸缩,在眼眶中转动一圈,接着目光转移,转向身旁正用枪死抵自己脑袋的青年,最后用一副略带玩味的语气回答道:“解药我当然有,只不过却并没带在身上。”

是的,瓦希德可不是白痴,正如最初其脑海猜测那样,对方既然没立即开枪杀死自己,那么对方就必然想从自己这获得什么东西,结果是什么?结果是猜测正确,单从对方所提问题中便瞬间得到证实,原来眼前这名青年的目的和那道士是一样的,双方皆是为白虎蛊解药而来,既是如此,那么他就更加不能把解药就带在身上的事情告诉对方,因为他很清楚,一旦对方得到解药,届时自己将就此失去利用价值,对方也必然会毫不犹豫开枪杀死自己!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将解药交给对方,更不可能将解药就藏在自己身上的事告知此人,不仅不能说反而还要想尽一切办法拖延时间,然后在对方有所顾忌的情况下寻找时机,当然也不能拖得太久,毕竟自身也已身中白虎蛊,且距离中毒亦过去很长时间,按照时间推算,如不尽快服用解药,那么他顶多还能在活十几分钟。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此刻的他最应该做的是设法脱身,既要拖延时间还要在拖延时间过程中寻找机会脱身逃离,最好能将对方杀死!否则在这么拖下去就算对方不开枪,自己用不了多久仍然会毒发身亡。

以上便是消瘦男心念电转间所快速构筑的计划。

总的来说瓦希德所构计划是完美的,计策同样正确,可,谁曾想……

或者说令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才刚把解药不在身上的谎话告诉对方,青年笑了,嘴角一扬朝他露出了一丝冷笑,其后便用一副比早先浓烈数倍的狠厉口吻冷冷说出一段话:

“我承认你对表演非常在行,否则也不可能成功骗过我一名同伴,然而,可惜啊,可惜你却骗不了我,我知道解药就在你身上,所以我要求你立刻交出,另外我的耐心比较有限,我数到三,如果你不交,那么我就立即开枪!”

………

何飞的原计划是三人分成三组,其中由他和陈逍遥二人负责寻找并直接面瓦希德,刘健则暂时躲于楼下,一旦谈判失败动起手来,瓦希德一旦跑往楼下,那么提前埋伏的刘健就要负责拦截,计划如此,但在陈逍遥建议与何飞自身突发奇想下,计划发生更改,最终更改为由陈逍遥一人单独直面瓦希德,刘健位置不变,反倒大幅修改了何飞动向,通过耳麦监听,何飞获取了大量信息,其中就包括瓦希德身藏解药一事。

“我承认你对表演非常在行,否则也不可能成功骗过我一名同伴,然而,可惜啊,可惜你却骗不了我,我知道解药就在你身上,所以我要求你立刻交出,另外我的耐心比较有限,我数到三,如果你不交,那么我就立即开枪!”

眉宇间面无表情,言语间满是冰冷。

见何飞当场揭穿自身谎言,瓦希德慌了,他悚然心惊,心下大骇,没想到对方竟已知晓解药就在他身上的事!

如此一来拖延时间计划便无法进行,不单进行不了,死亡危机更是迫在眉睫,对方现已下达最后通牒,除非他能立刻将眼前青年杀死,否则等待自己的只有死,道理诚然没错,可是……

如今对方的枪口正指着自己,就算他动作在快能快的过子弹吗?一旦发生疏忽,届时必将性命不保。

不,不是性命不保,而是此时此刻他已经陷入死亡倒计时!

凝视着对方,何飞开始读秒:

“3……”

“2……”

“等,等一下!不要开枪!”

俗话说越不在乎旁人性命者其自身就越是怕死,这句话果然正确,不说其他,单从某眼镜男那里何飞便早早深有体会,如今实验开来更是刹那间得到肯定答案,答案是什么?

答案是瓦希德怕了。

当何飞用冰冷口吻读秒至2时,无比在乎自身小命的瓦希德终于害怕了,害怕对方当真会在数到最后一秒时扣动扳机,一旦真到那个时候先不提对方目的有没有达成,反正他瓦希德是死定了,所以很自然的,在青年即将扣动扳机最后一刻,瓦希德选择妥协!

接下来,在何飞目光注视下,在手枪枪口威胁下,瓦希德动了,伸手从怀中缓缓掏出一枚小瓶,小瓶外形虽同之前那装有白色粉末的瓶子相差无几,不过这一次内中所装却已不在是白色粉末,而是蓝色液体。

见状,何飞表情微变,目愈发光凝重。

许是青年的警惕反应被瓦希德所注意,为了证明所言非需,刚一拿出瓶子,消瘦男便手指小瓶慌忙解释道:“这是白虎蛊解药,只要喝下一口即可以立即解除蛊毒。”

听着对方解释,何飞心中一喜,但没有表露出来,现实则维持凝重维持怀疑,除依旧用警惕与怀疑目光死死盯着瓦希德外,那直抵对方脑门的转轮手枪更是紧握不松,盯了对方一会,思索数秒,最后目光一凝,继而朝向瓦希德开口命令道:

“你先喝一口!”

不错,这便是缘由,这才是他之所以将瓦希德小命留到现在的根本原因。

由于深知眼前之人太过狡猾,加之陈逍遥早前经历,何飞可谓从始至终没有相信过此人,就算对方说这瓶蓝色液体是解药他依旧维持怀疑态度,既然怀疑,既然不太确定,那么让对方先喝一口做个实验便无疑是最好且最为直接的办法。

如果瓶内当真为解药,目前同样身中蛊毒的瓦希德便会立即解毒,如果不是,那瓦希德就等于自己坑自己。

何萌时间不多了,那些身中蛊毒的师生亦同样时间无多,无论如何都要搞到真正解药!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